• 顾影流年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一、故名西辞

      我是西辞,顾西辞。

      我降生的那一天,母亲归天了,父亲给我取名为,顾西辞。

      故交西辞黄鹤楼。

      我想,父亲是恨我的,不然也不会把我送到外祖家不管不顾十年,对了,忘了说了,我父亲本是当朝宰相,而我是他独一的女儿,是的,女儿,他的女儿。

      二、为巫昭明

      我的母亲是个很厉害的人物,她叫君隐,是一个传承千年的陈旧家族的巫女,而我也继续了她的血脉,成为了近百年来最精采的大巫,家族为我取号,昭明。

      我继续母亲的衣钵,不负她的意志,成为了国师,世人皆传我救世济人,说我菩萨心肠,可是不人晓得到,在我的心里,最深最深处,也有那么一个小小的愿望。

      我希望能有这么一个人,不由于我是巫女,不由于我是国师,不由于血脉相牵,只由于我,只由于顾西辞,而真正的对我好,真正的喜欢我。

      三、陌上正人

      我成为国师的那一年,我十九岁;柳月沁十八岁;孟凡二十二岁。柳月是晋康王府的小郡主,天真烂漫,说实话,我很艳羡她。她不消像我同样的修炼,不消拜神祈雨,不消结咒承印,不消……

      而孟凡,他是这一届来赶考的墨客,他的气质很温文,有一种陌上人如玉,正人世无双的感觉,在遇见他的那一天,我仿佛觉到一种全新的感情在生殖,我想,我爱上他了。我不断在孟凡面前涌现,我放下了所有的自豪,我只作为一个姑娘,一个一般的姑娘去钻营她。

      四、暗影生殖

      天元二十四年,我二十一岁,孟凡想要娶林月沁为妻,世人皆为他们欢喜,甚至要我为他们祈福,不人记得我也是深爱着孟凡的。

      他们不想到巫女会爱上人,也不知爱上人的了局,我仍不克不及遗忘母亲的了局,也不会遗忘历代长辈的了局。

      为巫者,以身侍神,若动情念,必定天诛地灭。

      我的母亲灵力高强,也只撑到了我降生之日,而我又能撑到几时?

      我不晓得,也不肯知晓。

      纵是灰飞烟灭,我也义无返顾。

      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,一种疯狂的念头在生殖。

      五、顾影流年

      他们大婚那天,流光影降生了,这是在我意料之外的,我的半身。

      我不去为他们祝愿,流光影去了,带回的是满手的鲜血以及满身的伤痕。

      柳月沁死了,我觉得不安,我觉得惶恐,我这终身从未杀过人,但是,我的半身却……

      孟凡找到了我的门前,带着京师的庶民,带着我的父亲,带着君家的族人,带着王府的列位,他们问我,谴责我。

      庶民皆言我为妖女,手染血腥;孟凡说我好不要脸,撮合他与月沁;父亲说我克死母亲,孽障一个;族人说我妄为巫女,不知以全国为重,执迷于儿女私交。

      我怔住了,原来,不人真的明白我,我不想要杀她啊!

      我不断的说明,可是,不人听我说明。

      流光影死了。

      六、原非罪

      我不明白,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人,只是去钻营她,就算最后发生了不好的事,为何所有人都埋怨我,我是爱着这全国的啊!

      最后的最后,我用所有的灵力祷告,愿十足回到最后的最后,而我从未涌现,再无这人。

      伴着全国的迷茫,我能感觉到自己体态的散失,若有来生,再无昭明,惟有顾西辞一人而已。

    上一篇:我们的汉服

    下一篇:木头人